• 周日. 6 月 16th, 2024

难忘的黑历史中国茶如何在印度扎根

admin

12 月 6, 2023 #茶叶资讯

编者按:本文由凤凰艺术根据网络内容综合整理。

 

据当代英国学者艾伦·麦克法兰在《绿金:茶叶帝国》一书中分析,茶和糖占当时英国工人阶级消费结构的10%,肉类占12%,啤酒仅占2.5%。 % ,茶、面包和奶酪构成了日常饮食的核心部分。 面包和茶成为最经济的食物,足以提供日常能量。 艾伦·麦克法兰说:“一杯甘甜温暖的茶可以让人心情舒畅,恢复精力。在以人力为中心的工业化时代,一杯美妙的茶已经成为人们工作的重要动力。它的重要性就像非人类机器时代的蒸汽机。” 他甚至认为,“没有茶叶,就没有大英帝国和英国工业化。没有茶叶的定期供应,英国企业就会崩溃”。

黑历史的起源:英国白银东流

茶叶贸易造成的巨大资金压力并不夸张,而且已经持续多年。 18世纪前15年,垄断东方贸易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对华贸易中茶叶只占很小的比例,仅占货物总价值的10%左右由船只返回。

1720年代至1750年代,东印度公司的茶叶约占回程货运投资总额的53%。 1700年,东印度公司向伦敦交易市场运送了91,183磅中国茶叶。 到1751年,已增至271万英镑,增长了29.7倍。 1760年至1780年,东印度公司平均每年从中国购买的茶叶数量是1750年的2.3倍。1760年至1784年间,茶叶年均占回程货物价值的比重增至68.1%。 1759年,这一比例高达88.3%,到了1825-1833年,这一比例达到了更加惊人的94.1%。 。

英国成为中国茶叶最大消费国。 1833年,东印度公司采购的茶叶占中国销往欧洲茶叶总量的80.9%。 如果算上通过其他欧洲国家进入英国市场的茶叶,这个比例甚至更高。

这些绿叶进入英国并兑换成白色银币。 随着英国从中国的茶叶进口不断增加,大量银元从英国流向中国。 东印度公司开往中国的船只所载的货物90%以上都是白银。 记录显示,从1710年到1759年的50年间,英国向东方(中国和印度)仅出口了9,248,306英镑的货物,而运输的金银却高达26,833,614英镑,贸易逆差高达290%。

为了筹集现金弥补贸易赤字,东印度公司甚至不得不举债。 1763年,广州东印度公司管委会向澳门借债7.2万元; 次年,资金周转仍不顺畅,贷款不但不能按时归还,还额外增加了9.26万元。 这两笔贷款合计金额为16.46万元(约118499两),年利率基本高达13%。 到了1765年,现金流还没有好转的东印度公司只能向广州商人赊购茶叶。 卖方市场下,茶叶的定价权一直掌握在中国商人手中。 直到1870年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和轮船的普遍使用,英国市场囤积茶叶的压力才彻底缓解,定价权才转移到买家手中。 。

茶也是一把双刃剑

英国白银大量流向中国的原因是:一是垄断性的东印度公司在茶叶暴利的刺激下,将茶叶作为支柱产业,赚得盆满钵满; 其次,英国无法提供可以与茶相媲美的产品。 ,从而造成严重的贸易逆差。 前者的利润归东印度公司所有;后者的利润归东印度公司所有。 而后者的压力则由全体英国人民承担。

拥有垄断地位的东印度公司从茶叶贸易中获得了可观的利润。 据资料显示,1699年东印度公司进口茶叶的成本为每磅2先令4便士,伦敦市场价格为14先令8便士。 流通过程中的利润高出六倍。

东印度公司的中国采购业务主要以茶叶为主,利润率超过26%,有时高达43%。 据经济学家普里查德分析,从18世纪末到垄断贸易结束,东印度公司从茶叶贸易中赚取了30%以上的净利润,占公司利润的90%以上,有些年份甚至100%来自茶叶贸易。 经济学家兼历史学家格林伯格估计,东印度公司每年从茶叶贸易中获得的利润在1至150万英镑之间。 经济学家萨金特说:“(东印度公司)从1793年到1834年的出口贸易,据董事们说,损失了很多钱……如果它没有从中国的产品中获利,那么它的贸易就不会如果继续下去,东印度公司的整体局势将受到严重损害。”

可以说,没有中国茶叶,就没有东印度公司。

英国政府获得了较高数额的茶叶税收入。 1784年之前,英国政府对茶叶征收高达119%的税,导致走私现象普遍,假冒伪劣茶叶盛行,给英国政府、东印度公司和普通消费者造成了极大伤害。 1784年,英国议会通过《减税法案》,将茶叶税从原来的119%大幅降低至12.5%,并免除通行税。 此举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茶叶价格迅速下降,消费量增加,走私得到有效遏制。

东印度公司的利润增加了,英国政府的茶叶税收入也增加了。 1820年,英国政府的茶叶税收入为300万英镑,1833年为330万英镑,1836年为460万英镑,约占英国国库总收入的16%,超过了英国的利润总额。东印度公司。 茶叶税成为维持英国政府机器运转最重要的“燃料”。 在与拿破仑的大规模战争中,重新征收的茶叶税成为维持战争的重要因素。

茶叶这把绿色双刃剑,让英国政府在享受巨额茶叶税收的同时,也不免担心白银的巨额流失。

尽管英国人千方百计增加对华出口,但几乎所有英国产品在看似巨大的中国市场都受到冷遇。 英国人最擅长呢绒、哔叽等毛织物。 著名汉学家、清朝海关美籍外籍干部托马斯在《远东国际关系史》中记载,即使东印度公司长期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在中国市场销售其产品,促销,然而,无论毛织物多么便宜,仍然比中国人手纺的棉织物贵得多。 对于有消费能力的人来说,这种呢绒面料还是远远落后于丝缎的。 到1818年至1833年,毛织品仅占英国和印度出口到中国的产品总价值的八分之一左右。

如何填补贸易逆差已成为英国政府面临的紧迫问题。

印度对中国“对冲”

马什在《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中记载,1787年,英国政府在给首次派往中国的使者卡思卡特的指示中说:“政府最近收回了来自东印度公司的茶叶贸易”。措施(指出台“减税法案”降低茶叶税收)取得了预期的良好效果,英国这种商品的合法进口量虽然不是三倍,但也达到了预期的良好效果。至少两次;其次,我们应该注意到,在印度领土上的繁荣必须通过提高其产品和产品在中华帝国的适销性来提高,同时,销售这些产品的贷款必须是足以支持欧洲的回报投资,目前每年超过130万英镑。”

在这个指令中,英国政府的思路明确表述为:既然英国产品打不开中国市场,就用印度产品来开路。 能够打开中国大门的印度产品最初是棉花。

1740年,为了弥补中英之间的巨额贸易逆差,东印度公司试图向中国出口1116公担印度棉花。 结果非常受欢迎,并且自那时以来一直在持续增长。 然而,中国本身是棉花生产大国,进口印度棉花只是为了弥补产量缺口。 因此,增长空间极其有限,市场受中国本土棉花收成影响较大,波动巨大。 一年内波动幅度高达33%。 。 这极大限制了印度棉花对中英贸易逆差的平衡作用。

尽管如此,在这个初步形成的中英印三角贸易圈中,中国对印度商品的需求大大超过了印度对中国商品的需求,这使得印度很快就在中印贸易中获得了顺差。 英国人立即开始用中印之间的贸易顺差来弥补中英之间的贸易逆差。 他们在这个三角圈内建立了金融体系,采用循环交换方式,减少了英国直接向中国支付现金的数量。 部分。 据马克斯记载,到1783年,广州输入的白银总量为272万两,其中直接从英国运来的不到1%。

既然棉花对于平衡贸易逆差作用不大,那么英国是如何将中印贸易迅速变成巨额顺差的呢?

一种比棉花更可靠、更强大的贸易平衡工具出现了:鸦片。 1773年,东印度公司获得了印度鸦片生产的垄断权,开启了印度鸦片生产的新时代。

摆在英国面前的任务只有两个:一是如何更快地增加中印之间的贸易顺差,这取决于鸦片;二是如何更快地增加中印之间的贸易顺差。 二是如何将印度的盈余转移到英国手中,这取决于权力的保护。 殖民掠夺制度。

在印度满山盛开的美丽罂粟花下,英国人开始快乐地忙碌起来。 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新时代……

偷茶时代,从此就有了大吉岭

茶之路图/

鸦片战争后,英国获得巨额赔款,清朝割让香港,迫使中国鸦片贸易合法化。 然而,它开始担心如果中国允许国内鸦片种植并停止从英国领土印度进口该怎么办。 ? 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跨国公司东印度公司特别关注这个问题。 东印度公司于1600年获得了印度的贸易垄断权,但这种垄断权到了1833年就被撤销了。东印度公司迫切需要找到一种保证其长寿的方法。 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中国偷茶。

这项任务交给了一位名叫罗伯特·福琼的园林设计师。 福谦出生于苏格兰边境的小镇埃德罗姆。 他小时候在教会学校上过几年书,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 但他是中国开放边境后第一位来到中国的英国园艺家。 1843年至1846年间,傅谦三年游历中国各地,到处采集植物标本和种子。 他将许多中国花卉引入英国:血心牡丹、棕榈、紫藤、栀子、芫花、金橘等。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各地掀起了园艺热潮。 从公众的角度来看,这是因为工业革命摧毁了田园生活。 英国中产阶级迫不及待地在自家阳台、后院种植花草,这也算是一种失落的怀旧之情; 从大英帝国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怀旧。 出色的殖民战略。 通过植物移植,比如到东南亚种植橡胶,到加勒比海种植甘蔗,大英帝国发现了很多赚钱的机会。

茶叶资讯网站现状怎么写_茶叶资讯_茶叶资讯平台/

回到英国后,福谦担任切尔西药用植物园园长。 切尔西香草园 (Chelsea Herb Garden) 始建于 1673 年,是英国第二古老的植物园。 1848年5月7日,著名植物学家约翰·福布斯·罗伊尔教授到花园参观了《财富》。 他代表东印度公司邀请傅谦再次去中国。 东印度公司一直试图在印度种植茶叶。 1824年,阿萨姆邦被并入印度领土,但英国人始终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片荒凉的地方。 后来,一对茶商兄弟在阿萨姆邦的山区发现了野生茶树。 当地人不喝茶,但他们把茶叶放在嘴里以起到镇静作用。 东印度公司还尝试在云雾缭绕、雨量充沛的喜马拉雅山种植茶树。 他们使用的树种来自中国,大部分来自广东,而广东并不是优质茶叶产区。 第一批印度生产的茶叶运到伦敦后,伦敦茶商一致觉得茶叶看起来不错,但没有中国茶的香味。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想要生产出顶级的茶叶,就只能到中国最好的茶叶产区,窃取中国所有的茶叶品种和制茶技术。

Robert

罗伯特·福琼

财富很快就来了。 他先到上海,雇了一个叫王的买办。 王先生是安徽人,他家种茶。 府前从上海出发,经杭州,最后到达安徽。 中国政府历来严格控制茶叶生产。 鸦片战争后,民间排外情绪日益高涨。 福谦自然不能在公共场合走来走去。 他穿上了长袍和外套,剃了光头,在头发上缝了一条假辫子,还学会了一些模糊的中文单词,比如:“我来自一个距离长城很远很远的地方。”

王家位于安徽省休宁县松萝山。 它位于安徽省南端,紧邻黄山,峰峦叠嶂,松萝荫蔽,险岩泉水,岩幽怪密。 松萝山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壤肥沃,土层深厚,特别适宜茶树的生长。 付谦可能是第一个亲自参观茶园的外国人,他从头到尾记录了整个制茶过程。 有些过程让付谦很困惑。 他注意到制茶工人在茶叶中混入了一堆粉末状的东西,其中一些他认为是一种叫做普鲁士蓝的染料,另一种闻起来像臭鸡蛋,但实际上是生石膏。 他问工人们为什么要掺这些东西? 工人狡猾一笑:“就是忽悠外国人的,外国人喜欢茶看起来绿,越绿,他们就越愿意付钱。” 《财富》粗略估计,100磅茶叶中含有近1磅半石膏!

福临门从安徽购买了大量茶苗、茶籽,运回上海。 1849年1月,财富公司将第一批茶苗和茶籽运往印度。 随后,他开始了第二次探险,这次是到武夷山寻找红茶。 英国人更喜欢红茶,因为喝红茶可以含糖,而喝绿茶则不能。 凯瑟琳公主的嫁妆里有几盒正山小种。 福谦可能是第一个通过实地研究澄清红茶和绿茶区别的英国人。 红茶和绿茶的区别在于附加发酵过程。 伏谦在武夷山发现了一种上等的乌龙茶:大红袍。 乌龙茶是一种半发酵茶。 英国当时大量进口武夷山乌龙茶。 正是因为武夷山乌龙茶颜色较深,英国人一般将所有红茶称为“红茶”。

从武夷山回到上海,福琼收到了来自印度的坏消息。 他的茶苗、茶籽都快被消灭了。 财富送来了数万株茶苗和几箱茶籽。 这批货物从香港出发,在海上航线上延误了两个月。 直到3月份,这艘船才抵达加尔各答,然后沿恒河逆流而上到达阿拉哈巴德。 由于恒河水位太低,又耽搁了一个月,直到五月份我们才到达喜马拉雅山撒哈兰普尔的茶园。 东印度公司计划在这里大规模种植从中国运来的茶树。 福谦送来的茶苗、茶籽完好无损地抵达加尔各答。 当他们到达阿拉哈巴德时,好奇的警察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打开了运输茶苗和茶籽的盒子。 当货物抵达萨哈兰普尔时,13000多株茶苗中,只有1000株成活,而这1000株上都长满了霉菌。 这1000株茶苗移植到喜马拉雅茶园后,当地负责人坚持给茶树浇水,导致大部分茶苗浇死。 最终,只有80株植物在这场灾难中幸存下来。 福钱带来的茶籽到哪里去了? 情况更糟。 没有一颗发芽; 一切都发霉腐烂了。

当福琼收到这样的坏消息时,她想哭。 采集茶苗、茶籽并不难,但是怎样才能将茶苗、茶籽一路运输到印度呢? 这时,《财富》杂志想起了英国医生纳撒尼尔·巴格肖·沃德 (Nathaniel Bagshaw Ward) 在 1830 年发明的“沃德盒”。沃德盒是一种密封的玻璃容器,植物可以在其中长期生存。 白天,植物可以利用土壤中的水分和二氧化碳来完成光合作用。 晚上,植物释放氧气,水分在玻璃壁上凝结成水滴,流入土壤,供给植物。 病房箱中的植物生长异常缓慢,但不会死亡。 福谦首先试验了红茶种子。 他将茶籽放入桑树苗的土壤中,然后将桑树苗装进玻璃箱,运往印度。 结果非常成功,茶籽全部发芽了。

于是,命运开始为他的凯旋归来做准备。 他小心翼翼地将购买的茶苗和茶籽放入沃德箱内,共计两万株。 财富还带来了泡茶所需的全套工具:炉子、炒锅、铲子以及种植茶树的各种农具。 福前准备了泡茶时常用来添香的植物:茉莉花和佛手柑。 最让福谦自豪的是,他还聘请了八名技艺精湛的茶农,并带着他们一起去了印度。 按照伏谦的要求,这八个茶农都来自偏远山区,因为伏谦不信任通商口岸的中国人,觉得他们不够淳朴。 这八个茶农肯定也是出身于种茶世家,因为付钱知道,他们的手艺都是世代相传的。 福谦仔细想了想,找到了两个技术更精湛的工匠,专门制作茶具。 印度生产的茶叶质量差的原因之一是储存茶叶的容器过于粗糙且密封不善。

1851年2月,福琼带着他的茶苗、茶籽和雇工从上海出发。 3月15日,他们抵达加尔各答。 4月,福琼一行来到萨哈兰普尔的茶园。 所有的茶籽都已发芽,长势良好。 傅谦统计,至少有12,838棵茶树被转移到喜马拉雅山的茶园。 此后不到20年的时间,印度种植了大量茶树,并开发出了大吉岭等世界一流的红茶。 中国对茶叶的垄断从此被打破。

这是一起巨大的商业盗窃案。 就像有人偷了可口可乐的配方、微软的Windows代码或谷歌的搜索算法一样,英国从中国偷了茶叶。 但无论是福谦还是东印度公司,都没有丝毫的不安和愧疚。 相反,他们觉得这是一次伟大的冒险,一次胜利的捕获。 人们拥有什么,他们就想拥有什么。 他们充满骄傲和自以为是,因为那是另一个民族的“野心时代”。